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佛珠与表】(13)【作者:铁瞎子】
【佛珠与表】(13)【作者:铁瞎子】
字数:810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第十三章、母狗秘书

  最近比较忙,性吧的管理态度让我很失望,这个东西,我会尽快写完,谢谢。
  终于,这个事情耗了几天之后,翠萍跟老徐再次紧紧的拥吻在了一起。
  着绝对是他们二人结婚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,比起之前的经济负担,这件事情的性质显然严重的多。

  夫妻二人的关系,本来就很微妙,在此情此景之下,老徐习惯性的开始慢慢褪下翠萍的衣服,翠萍本就穿的不多,几下之后,翠萍就剩下下身的一件小短裤了。

  而老徐也不知不觉间就剩下鼓鼓的内裤。

  「老婆,帮我洗洗澡好吗?」老徐的声音轻柔中带有一点点乞求,显得很无助,像个孩子一样。翠萍无法拒绝眼前这个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。点点头,帮老徐褪下了最后一件衣裳。

  伸手摸了摸自己用了好几年的伙伴,想着已经有别的女人也拥有了,翠萍心里一阵难过。

  而老徐也似乎知道翠萍心里的想法,摸摸翠萍的头,「它今天会好好伺候你的!」

  随着水流冲洗到了老徐的身上,不仅污垢消失不见,而且喝酒后的困意也随之而去。老徐整个人变得精神了许多,面对几近赤裸的翠萍,钢枪无法阻挡的抬起了头。

  翠萍用毛巾轻轻擦拭着老徐的身体,这身上的每一寸,翠萍几乎都亲吻过,感觉是那么熟悉。

  翠萍知道,自己的丈夫比起同年龄的人来说,无论是经济实力,还是情商,或者是身材,都好过不少。但是出轨这件事情,毕竟是原则,所以,翠萍今天的兴致也不是那么高。

  老徐是带着将功补过的心态,所以很是主动,粗暴中带一点野蛮的把翠萍抱住,用力的吻了上去。

  这一吻,似乎拉开了攻陷翠萍心房的序幕,手的上下抚摸,已经穿过内裤在阴唇上来回游走,时不时会在那颗小豆豆上拨撩一下。

  对翠萍身体甚至比翠萍都要熟悉的老徐,挑逗起翠萍的情绪,那简直是手到擒来,没有一点点问题。

  而翠萍的手也没有显着,来回轻轻的抚弄着她丈夫的钢枪,似乎是出战前的安慰和鼓励。

  「亲爱的,要我!」翠萍不想那么麻烦,她想有一场激烈的性爱。

  老徐也没有多话,挺枪入洞。

  「嗯嗯嗯嗯。」

  「啊啊啊啊。」

  翠萍欢快的呻吟了起来。

  「老公,我好舒服,我好爽啊!老公你再用力点。」

  就在浴室的墙边,老徐从翠萍的后面,拨开内裤,狠狠的插了进去。一次又一次的抽动着,翠萍紧紧的闭上双眼,享受着这时刻。

  「老公,我爱你,我爱你的鸡巴。它真的好大,好勇猛。我爽,好爽!」
  「老婆就要爽死了!啊啊啊!」

  翠萍进入了情绪,说话也再没有了遮掩。变得简单直白而且有点粗俗。
  老徐也用力的抽插着,不想让这个节奏停下来。

  于是,从浴室的墙壁,到洗衣机上,梳妆台前。两个人翻滚的荷尔蒙四处弥漫着。

  老徐今天是异常的勇猛,翠萍已经是第二次高潮了,可老徐仍然一点要发射的意思都没有。

  「啊啊!我要来了,好舒服好爽啊!」

  翠萍在高呼中,到达了高潮。

  休息片刻,翠萍很自觉的蹲下,开始用嘴巴来舔弄起老徐的钢枪来。

  上面混合着奇怪的味道,但是翠萍丝毫不嫌弃,因为这都是爱的味道。
  舔着舔着,翠萍突然吐出来,开口问道:「我舔的比较好,还是别人舔的好啊?老公。」

  被翠萍这么一问,老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睁大眼睛不说话,紧紧的看着翠萍。

  翠萍伸手上去继续慰抚那根钢枪,可眼珠乱转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「要是你在性爱上有什么需求,可以跟我说,哪怕是sm我也能去尝试。好吗,老公……」翠萍声音变得极其温柔,酥酥软软的,就像是最嫩的花瓣一般。
  见老徐不说话,翠萍也没有再说什么,反而用行动开始证明她在这件事情上的决心。

  「老公,我不知道别人用了什么手段,但是我也会努力的,要是做的不好,你不要嫌弃我。尽力帮帮我,好吗?」

  老徐无法拒绝,只能点点头。

  翠萍说完,张嘴继续含住了老徐的钢枪,而一只手却从老徐的两腿间穿了过去,一只指头轻轻的在老徐的菊花处抚摸着。

  「老公,放松点。」

  接着,一只手指头进去了。

  「老公,你还是好紧啊。我觉得比我都紧。」

  翠萍的一只手指头来回抽插着老徐的菊花,虽然速度慢,可是对于老徐的刺激确实非常大。

  很快,在翠萍嘴里的巨龙就有了要吐口水的预兆。

  翠萍很果断的把那东西从嘴巴里放出来,然后在老徐菊花里的手指头加快了速度,另一只手也套弄着那条巨龙。

  不多时,老徐就受不了了,后腰耸动,一股股白色的液体,直直的喷在了翠萍的脸上。

  老徐知道翠萍不喜欢颜射,可老徐刚刚想挪开,可是却被翠萍拦住了。
  「别人能做到的,我也都能做到。」

  老徐心里一阵触动。

  这一次,老徐射的很多,翠萍满脸都是。

  「先洗洗吧。」老徐关切的说道。

  「没事,我要都吃下去。」翠萍睁开眼,开始用手慢慢的把白浆刮到嘴巴里,虽然脸色有点难看,但还是一口一口的全部吃下去了。

  老徐看的有点不忍,「老婆。你不用这么样子的,不要为难自己。」

  可翠萍却摇摇头,「人总是要不断进步的,就好像我们的婚姻关系,你在事业上不断成功,而我就那样不变化。所以我就慢慢跟不上你的步伐了,生活上是这样,那么这事不是更应该努力进步吗?」

  翠萍的改观让老徐很意外,同时也很是感动。

  一场激战后,二人又冲洗干净,再一次躺在一张床上。

  共同盖着一张被子,老徐搂着翠萍的肩膀,翠萍搂在老徐的腰上。一时间,老徐感觉他们二人的关系重回刚刚结婚的时候。

  「老公,我这几天想了很多,也咨询了不少人。两个人的生活是精彩的吩咐的,需要有各种各样的调味剂,你出去跟别人我也能理解,虽然还接受不了。但是你给我一点时间,让我慢慢想想,说不定哪天就接受了呢?」翠萍这一番话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。

  一旦老徐开了这个口子,以后很有可能会肆无忌惮,那么下场就是离婚,这不是翠萍想要的,可翠萍选择了相信老徐,相信老徐的自制能力。

  「我答应你,你一周可以去找她一次,好不好,同时我也会尽力去学习一些新东西,一些年轻人玩的东西。」翠萍这番话,无异于最严肃而浪漫的表白。
  老徐眼角中有泪水闪过,看着眼前的女人,更是喜爱了起来。

  说着说着,翠萍突然埋头进到被子里面,又开始用舌头舔弄起那个软软的东西来,翠萍舔弄的非常仔细,每一个细节都舔到位了。正当老徐慢慢开始硬了的时候。

  翠萍突然从被子里面钻出来,「老公,你也不年轻了,为了你的身体考虑,每次跟她不允许超过两次。知道了吗?」

  「好,亲爱的我答应你。」老徐认真的说道。

  「嘻嘻嘻,就知道老公对我最好了。爱你哦,睡觉吧!」翠萍也累了,躺着就开始睡觉。

  老徐看着枕边的人儿,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。也很快就睡去了。
  ……

  一夜过去,老徐上班出发。

  一到办公室,不多时,小花的电话就打进来了。说是请假一个早上,老徐也没有多问,就许了。

  而请完假的小花,则是慢慢的起床,穿了那身昨天让自己非常羞耻的衣裳,回到了家里。

  而在家里等着她的,是一夜都没有怎么睡好的男朋友。

  「亚雄,我回来了。」小花脸上是平静,看着这个眼圈乌黑的男人,心中也有一丝丝的痛。

  「回来就好。我先去睡觉了。」

  小花看着这个男人,突然觉得哪里有点陌生,却又说不上为什么。随后换下了那身带有那个男人气息的衣裳,重新换回了平时的打扮。

  「嘟噜!」

  「昨天的你很美,期待下一次的见面。」一条来自小惠的短信。

  这一条短信,把昨天的事情又重现在小花脑中,想起昨天那个温柔的男人,以及那场激烈无比的性爱,小花下身有点湿漉漉的了。

  「小花,你怎么能这样,你要清楚你在做什么!」小花对着镜子严厉的警告着自己,可是身体哪里由的住大脑的控制,身下的流水就是最好的证据。

  小花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也觉得很陌生。

  ……

  时间过的很快,老徐正打算下班,刘秘书进来说下午有客户要请他吃饭。
  老徐一想,自己成了经理,也正好见见这些大客户,省的以后出问题。也就答应了下来,给翠萍发了一个短信,带着刘秘书就去了。

  因为估计要喝酒,所以也都没有开车,二人打车前行。出租车上,刘秘书肉色的丝袜下一双玉腿若隐若现,显得大方而美好。司机都有意无意的透过后视镜看了几次。

  而刘秘书显得很自然,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。

  「徐经理,这个客户可是非同小可,咱们两家算是很重要的合作伙伴,这关系很关键。要注意的一点是,那个负责人是个女的,一会见了您可不要惊讶。」
  「女的?大名鼎鼎的魏总居然是个女的?」老徐很是震惊,也表示知道了。
  一进包间,老徐就看到了一个穿着贵气的女人,女人一头红色短发,显得非常精干。

  「魏总,你好你好。」老徐握手之后,发现这个女人的双手简直柔软的不像样,不仅不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,而且比他接触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绵软。
  「徐总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啊!我这赶第一个,不知道好是不好。」魏总大方的笑了笑,显得很友好。

  「服务员,上菜。」

  「刘秘书,关于一些比较特别的事情,你告诉了徐总没有啊?」魏总暧昧的看了一眼刘秘书问道。

  刘秘书一脸尴尬的站起来,说道:「魏总,实在不好意思,我还没说,可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。对不起您了。」

  这么一说,老徐的好奇心就被勾起来了。

  「魏总,有什么您直说,我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,什么习惯我也接受的了。」老徐微笑着回应道。

  「刘秘书,你知道,要是影响了公司的合作,你要负多大的责任吗?」魏总突然变得无比严肃,连老徐也被吓了一条。

  而更让老徐吃惊的是,刘秘书闻言直接走到魏总面前,嗵的一声跪在魏总面前。

  「魏总,对不起,我错了,请你责罚。」

  老徐眉头微皱,刘秘书不应该是老徐的手下吗?就算有错也应该是老徐责罚才对啊,再说了,都先带社会了,还下跪,这又是什么道理呢?

  老徐一时间有诸多疑问。

  而魏总知道老徐问题很多,朝老徐一笑,开始解释,「徐总可能有所不知,这刘秘书不仅仅拿着贵公司的钱,还拿着我的钱。」

  此话一出,老徐脸色突变,公司之间的机密若是被同一个人掌握,那可是大忌。

  「徐经理不要惊慌,听我解释完啊。」

  「虽然小刘是你们公司的人,可是我支付给她的,不过是生活费,并不是涉及到公事。只是涉及一些我们之间的私事。」魏总说着,伸出一跟手指头,刘秘书立马就含在嘴里,开始津津有味的吮吸起来,那样子,好像是多年没有见过男人的寡妇一样。

  「徐总,您先听我说完,刘秘书在工作上自然是你的秘书,而生活上,算是我的情人,或者说是奴隶。准确的说,是你我共同的奴隶。乖乖,给你男主人也舔舔!」

  刘秘书很快的就朝着老徐趴了过来,依旧是跪在地上的样子,直接含住了老徐的一根手指,柔软的舌头在手指上吮吸不停,感觉很棒。

  「徐总,你也知道,咱们两家公司利益牵扯很大,尤其是咱们两个人,更是处于旋涡最中间。我是个女人,总得想办法拉拢拉拢你,所以就找了这么一个办法。」魏总解释着,脸上稍有歉意。

  「徐总我知道您担心什么,你担心的问题同样也是我担心的。咱们两个,最好不要有直接的关系,要不然一个人完了,两个人都麻烦。更何况,我也年老色衰,没有那些个年轻姑娘会玩。」

  老徐心里的确是无比的震惊,可一想到过去的陈经理也这样过,他就释怀了不少。享受刘秘书的口舌来也更加的心安理得了。

  这种奇异的享受,在别的地方还真的没有,老徐心里也觉得挺刺激的,看着平时气质还比较高贵的刘秘书,现在居然如此下贱的跪在地上,老徐有点羡慕。
  「魏总,小刘你认识多少年了,调教的如此乖巧。真的有能耐啊!」

  魏总摆摆手说道:「哪有什么本事啊,还不是运气好。这个小骚货,是我那会年轻的时候,那会我有个男朋友。唉,直接让她说不就行了,很多事情啊,我都记不清了。」

  「小骚货,给徐总说说,你当年是怎么成为一个人尽可夫的骚货的!」魏总调笑着说道。

  「好的,魏总。」刘迷失一边说,但是神情却很淡定,没有一点点觉得说出这种话很为难的意思。

  「当时我还刚刚上大学,因为家里条件也就那样,但是宿舍里的同学家里条件都好,常常出去逛商场什么的,我也羡慕啊。但是那会刚刚上学,什么都不懂,一次出去意外认识了一个男人。那个男人对我就很好,虽然他年纪稍微大了一点。」
  「后来,他介绍给我说,只要放的开,帮我把第一次卖了,能卖八千块。我当时半年的生活费也就是八千块。我犹豫了一下,就答应了。后来,我就跟一个老男人睡了。」

  「也不知道是他太软太小,还是根本就没有弄进去,我都没有流血。那老头当时就生气了,说要打死我,还说要报警。我当时吓坏了,可是他家里是个大别墅,我也没有地方跑。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儿子回来了。那是个中年男人,问清楚情况之后,他不仅给了我钱,还收留了我一个晚上。」

  「我忐忑的睡了一晚上,发现他根本没有要动我的意思。我当时也就好奇,为什么这个看起来年轻的男人,反而不对我动手动脚的。后来我问他为什么,是不是嫌我不漂亮。」

  「他当时就告诉我说,他喜欢玩的东西比较过分,怕我接受不了。」

  「我当时也就是开玩笑,说只要给钱,没有什么接受不了的,哪怕让我当牛做马的都行。」

  「然后第二天晚上,我就真的当牛做马了,而且他都没有要我的身子,就直接给了我五千,甚至我的衣服都没有完全脱掉。」

  「我当时觉得,这件事情,简直是从天上掉钱!又没有什么损失,就是像古时候的丫鬟一样伺候人呗,跟现在的保姆也没有啥区别。」

  「有了这些钱,我回到宿舍也大手大脚了起来,很快日用品的档次都上来了。可这些钱很快也就花完了,于是我再一次找到了他。」

  「而他告诉我说,能不能接受伺候女人,我心想,男人我都行,女人有什么不行的。然后就认识了魏总。第一次,魏总就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。」
  「那天夜里,我记得很清楚,魏总穿了当时很少见的旗袍,我觉得这样的女人实在太美了,一下子就被魏总当时的气质和容貌折服了。」

  刘秘书还正说着,老徐也听的入神,突然被魏总打断了。

  「你个小骚货,让你如实说,你居然添油加醋!看来是皮痒的厉害啊!你当年可不是这么说的!」魏总故作严厉的说道。

  「徐总!」刘秘书娇弱的抱住老徐的大腿,示意老徐给她撑腰。

  「魏总,让她先说完,我正听的起劲呢!」

  随后魏总莞尔一笑,示意刘秘书继续说。

  「当时总之我就被魏总的气质征服了,当时就觉得,能伺候这样的女人,也会很开心。那天晚上,魏总玩弄了我一夜!」

  「最先把握的衣服弄破,别的地方都好着,关键的地方都露了出来,一边说着侮辱我的话,一边用一些女用的器具,刺激着我。」

  「很快我就高潮了好几次,随后魏总就让我舔弄她的身体,先是下面,给魏总舔舒服之后,就舔了后面。说起来也是奇怪,那是我第一次舔,可就像是天生的一般,舔的魏总很舒服。」

  「后来魏总让我在趴在地上当狗,还用假阳具像男人一样操了我。可那天晚上,我没有一点不开心,反而觉得找到了人生的真爱。」

  「天都快亮了,我跟魏总说,能不能以后还这么玩!让我跟着她!魏总说让我喝下她的尿,她就答应我,让我做她的女奴情人。」

  「然后我就喝了,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。这么几年来,我也一直是魏总的女奴情人。玩的时候玩,平时魏总待我也很好,就跟亲人一样。」刘秘书说完,抬头看了魏总一眼,神情里慢慢的是幸福。

  老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  可魏总却随即说:「嗨,徐总,你别听这个小骚货瞎说。我哪有那么好,只是这个骚货实在是下贱,有一次我心情不好,她的屁股都快被我用鞭子抽碎了。可第二天居然从卫生间里趴出来给我舔脚,我当时一下就给感动了,才给她了一个合适的身份,让她白天有事情做。」

  「可后来我才知道,这小骚货是个被虐的体质,你越是侮辱她,越是折磨她,她就越是发骚,越是高兴!不行你现在就可以试试!」魏总玩味的说道。

  这个现在就试试,让老徐心思一动!

  「咚咚咚,您好,您的菜到了!」

  刘秘书闻言,看向魏总,而魏总则是冲老徐点头示意了一下。刘秘书又看向老徐,「徐总,能不能让狗狗先起来。」

  「行!」老徐搂起刘秘书的腰,把刘秘书拉到了自己的大腿上。手也顺着撩起的裙子,朝里面探索了进去。

  随着服务员把一道道菜上齐,老徐把目光对准了一个汤。用手试了试温度不烫之后。

  「小刘,渴了吧,来喝点汤!」老徐说着,用碗舀出一点,递给刘秘书。
  「啊?」刘秘书有点不明白老徐的意思。

  「喝汤啊,不过不是用嘴,要用后面的嘴来喝!」

  「徐总,这,没有带工具啊!会弄的到处都是的!」刘秘书满脸的愧疚,实在为难的说出了实情。

  「官人自有妙计!」

  「服务员,拿点吸管!」

  老徐朝服务员要来了吸管,然后把吸管递给了刘秘书。

  「先用上面的嘴喝,然后喂到后面的嘴里。这不难吧!」老徐笑着,已经能够想到待会的好戏了!

  「不难,不难。」刘秘书听到老徐的玩法,不由的红了红脸。

  连魏总也拍手称赞。「徐总真是会玩啊!我这么些年,都没有想到要这么玩。」
  老徐见刘秘书开始连接吸管,补充道:「提前说好,这汤不能撒到地上,但凡有一滴,那后果可就……」

  「是,徐总,保证完成任务!」

  说着,刘秘书开始解开裙子,拉下内裤,尝试着用吸管插进去。从老徐的角度看,刘秘书的下面一根毛都没有,很是干净,而且颜色也比较粉嫩。应该是专门处理过,一朵菊花更是开的很好看,不像玫瑰那样,都有些松散。

  结合上干净而又稍带一点时尚的装束,整个刘秘书魅力十足。

  老徐则是坐到了魏总一边,开始了吃吃喝喝。整个房间里的气氛显得奇怪而和谐。

  一盆汤本来不多,加上底下的配料,很快就都被刘秘书吸了进去。

  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,刘秘书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。

  「请徐总魏总检验。」刘秘书在地上磕了一个头,说道。

  老徐检查了一番,刘秘书的本事的确不小,果然是一滴也没有露出来。
  而在老徐站起来的时候,魏总已经发现老徐的裤裆里,顶起来一点东西。
  魏总心里突然想试试这个家伙,可话到嘴边却成了,「小骚货,你没看见徐总已经起火了?还不给徐总弄弄?」

  魏总这么一说,刘秘书也发现了这件事。

  目光一闪,看向老徐的眼神里满是羞涩的渴望。那是一种对于男人来说杀伤力极大的眼神,老徐自问也是江湖老手。一时间也看到有些吃力,几乎克制不住。
  之后,老徐走到刘秘书跟前,摸了摸她的脸,又伸手去她嘴巴里扣了扣。
  「今天就到这里吧,魏总,这个礼物我收下了,您的意思我也明白了。可我的意思也希望你能明白,你不想跟我发生点什么,我也有同样的担心。」

  「大家出来喝点酒,吃点饭,玩玩她,听开心的。不用真刀真枪的干,我绝不会动她!」老徐虽然身体还是很凸出,可话里的意思却很让魏总意外。

  「难道,徐总是觉得哪里不满意?放心,小刘都是定时体检的,而且经手的男人其实并不多,次数就更少了。而且陈经理她,似乎不太行。开发的程度也相当有限。」魏总有点着急的解释着,无论在集团利益或者是个人利益上,老徐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环。

  少了老徐的支持,她的麻烦很大。

  「徐总,还是说,你想要我,也不是不行!」魏总很果断的解开了上衣的两颗扣子,「在这来?」

  「误会了误会了!」这不是老徐的意思,老徐摆手摇头的说道。

  可魏总却以为老徐只是故作谦让,挺着胸就凑到了老徐跟前,把那到一对玉兔,送到了老徐的手里,虽然隔着衣服,可丝毫不影响它们的柔软。

  老徐不自觉的摸了摸,随后抽出手来。

  「魏总,关于合作的事情,我们暂且按照过去的流程来。至于私人的问题,刘秘书这个玩物,我还是会玩的,可我不会睡她。我有我的原则,魏总你放心。改赚的钱,一分也不会少!」

  老徐说完,转头就要离开,刘秘书起身想跟着拉住。却因为肚子里有一盆汤,一下没有站稳。

  「啊呀。」刘秘书跌倒在地上。

  老徐转身,「也不是你不好看,我是有老婆的人了,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。你们好好玩,顺便说一句,魏总你的奶子挺软的!」

  随后,老徐离开的房门。

  留下大眼瞪小眼的魏总和刘秘书。

  「宝贝,你说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,都不吃。难道还有什么内幕?」魏总担心的说道。

  「不知道,可能觉得我脏吧。」刘秘书情绪稍有一点低落,毕竟脏这东西,是改变不了的。

  「不管了,反正公事公办,私事以后慢慢再说,我先搞定你这个小宝贝再说!」
  没了老徐,魏总叫刘秘书的称呼都不一样了。

  魏总伸手在刘秘书的肚子上轻轻的划动着,嘴角咧开笑着。

  这种笑容刘秘书太过于熟悉,那是主人要开始欺负她的前兆。

  「主人,来凌虐狗狗吧!狗狗好想被操啊!下面都湿透了!」刘秘书说着,已经伸手到自己的下体上,摸了起来,是不是的还抽出手来,朝魏总展示手上的水痕。

  「哼,你个小骚货,是不是想被徐总操啊?一看徐总的家伙就不小,看的我都有点动心了,说起来我也好久没有弄过男人了,你觉得刚刚端菜的那个小哥怎么样?」

  「挺帅的,就是不知道下面大不大。」

  「想知道啊,叫进来看看不就行了,你这么一副骚浪的样子,他一定能硬起来。」魏总嘿嘿一笑,叫起了服务员。

  「您好。」服务员推门进来。入眼就看见刘秘书坐在墙角,一只手在裙底,一只手在胸口,舌头还在嘴唇上来回的扫弄。眼神里满是魅惑。

  「小哥,找你进来就是想让你帮个忙,我这妹妹,突然想要的厉害,你看你能不能给行个方便。要是你表现好的话,姐姐我也让你爽爽。」

  看着服务员诧异的眼神,魏总继续笑道:「别担心,来,先给你一点营养费。」魏总从钱包里抽出一把钱,递给了服务员。

  服务员小哥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,又给钱,又享受!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啊!

  「谢谢,我真的可以吗?」服务员还有点不敢相信,因为他听说过,有些富人故意开他们的玩笑,就是为了看他们出丑的样子。

  「哎呀,我们两个女人都不怕,你个带把的男人怕什么。快过来,让姐姐看看你硬了没。」

  服务员机械的走到魏总跟前,心里想着,哪怕出丑就出丑吧,反正都给过钱了。

  可谁知道,魏总居然真的抓住了他的裤裆,「诶呦,还真不小呢。」

  被着手一触碰,服务员更加硬朗了起来。

  后面发生了什么,老徐不知道,可老徐知道,以后的办公室里,会有一些很有趣的事情发生了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